卓国森 官方网站

http://zhuoguosen.zxart.cn/

卓国森

卓国森

粉丝:336752

作品总数:10 加为好友

个人简介

卓国森,1991年广州美术学院雕塑系本科毕业,并留校任教。1993年-1995年带职在广州美院进修研究生。 1993年作品《挣扎》由广州美院收藏,1994年作品《犁》入选第八届全国美展,1996年拍任...详细>>

艺术家官网二维码

扫描二维码 关注艺术家

留言板

更多>>

艺术圈

作品润格

书 法:议价

国 画:议价元/平尺

匾额题字:议价

拍卖新高:

联系方式

艺术家官网负责人:钟银才

电话:0592-5933209

邮箱:artist@zxart.cn

本页面资料由该艺术家或本主页注册用户提供,张雄艺术网不为上述信息准确性承担任何责任。

“望百米长卷成传世之作”

    江水荡漾,江风徐徐,昨天下午,新“广州好”百米长卷创作启动论坛在“南海神·广州日报号”游轮中隆重举行。新“广州好”百景图以珠江水系为线索,在珠江江面上启动创作论坛,体现了主办方的良苦用心。在论坛上,来自广东美术界的名家、学者、教授建言献策,希望百米长卷图“为后人留下这个时代的印记,成为一幅传世之作”。

    要着力体现广州的“新”

    许钦松(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、广东画院院长、广东省美术家协会主席、新“广州好”百米长卷图活动艺术总监)

    从普遍意义来讲,这项活动已经远远超出一个评选活动本身;从历史角度说,这次活动力争为我们的后人留下这个时代的印记,并希望能成为一幅传世之作。

    这个活动成功与否,最后落实到我们艺术家的团队,如何集中智慧和力量,来集中表达新“广州好”百景。百米长卷的创作,不能简单地罗列百景,给这一张画拼装成普通的图景说明;从更深的层次讲,我们这座城市的内在品格、风格和动人美丽之处,以及体现出来的文化内涵,必须通过这样的创作体现出来。

    广州是一个古老而又年轻的城市,百米长卷图要体现广州的“新”,则意味着不可能用传统的表达方式创作。对于这个“新”,第一是表现方法的“新”,除了动用现有科技,在景点与景点间进行连接,体现城市外部景观,还可以在画卷中呈现出城市的各式人物活动,体现市民的生活状态。

    同时还有形象的把握,对城市景观的表现方式可以考虑卡通类,代表性很强的装饰图画可能比纯写实的描述人物来得更有趣。

    建议大胆起用年轻画家

    李劲堃(广东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、岭南美术纪念馆副馆长、新“广州好”百米长卷图活动执行总监)

    长卷要用新的眼光看待表现形式,技法上要有恰如其分的进步。这要尽可能用一批研究生,毕业不久或将要毕业的,在国画方面有一个比较系统感觉的作者。目的就是希望年轻的创作者能有平和的心态,而不是完成任务的心态完成画卷。以前的广州十三行,当时英国一批艺术家来到这里,通过版画的方式,把小局部表现得非常清楚。百米长卷中要有高于这样的表达方式。通过对过去的图片、现在的图片的回顾使用,使长卷创作勾勒出广州的过去与现在。

    布景要注意广州天际线

    杨小彦(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副院长)

    用百米长卷来表达新广州,从城市学、建筑学的角度,最重要的一点特点是天际线。讨论一个城市的变化,讨论城市的历史和现在的差异,很大程度上会体现在天际线上,这是勾画一座城市形象的非常重要的内容。亚运后的新广州,天际线有了突破性的变化,这是旧广州不能比的。长卷中新广州之所以“新”,整个画面的天际线是很重要的内容,今天广州天际线跟过去完全不一样,也符合城市学对城市总体印象风格的定义和看法。

    多用线条表达广州风貌

    卓国森(俄罗斯国立师范大学博士、广州美术学院教师)

    百米长卷从雕塑的角度来看,用空间性表达比较好,可以通过线条来表达,让百米长卷充分反映广州的风貌。

长卷要有时代性艺术性

    梁世雄(广东省美术家协会常务理事、广州美术学院教授、新“广州好”百米长卷图活动顾问)

    我在广州生活了半个多世纪,每年木棉花开时,我都要到越秀山上去看。我很多年没有坐船游珠江了,珠江两岸已经认不得了。这些年广州变化太大了,翻天覆地。刚才在船上有一个朋友说,“爱群(大厦)在哪?怎么看不到了?”这是当年广州最高的楼,现在快找不到了,因为广州的高楼大厦太多了。新“广州好”百米长卷,长卷首先要“新”,有时代性、艺术性。这个活动是为后人留东西,是造福后代。有这么多艺术家的参加,我相信一定可以搞得好。

    场景应多反映市民生活

    沈慷(广州美术学院建筑与环境艺术设计学院院长、教授)

    我最近一直做广州的城市研究,更倾向于关注微观和日常层面的内容。就像不久前的中国形象宣传片,除了选取重要的、知名的人物,还选了不那么重要的人物,来进行一些自我表述。这是一种姿态,更倾向于平常的角度,能更为立体地反映城市面貌。

    就我们自己的研究来说,关注与日常生活密切相关的场所,比如市场,交易文化是广东非常重要的现象,在广州可以找到很多交易的商品和市场,这是特别有意思的。

    这些非常平常的空间、场景,可以考虑在长卷中结合进去。

    另外,现在的广州已然变成文化丰厚的城市,包容性很强,这也是我们在创作的时候要表达的。

    四季昼夜美景要组合好

    李若晴(中国美术学院博士、广州美术学院美术学报副主编)

    古代有很多八景图,都会在春夏秋冬各取一景,还有白天和晚上的,可见如何把着八景凑在一起,古代人都面临这样的问题。春、夏、秋、冬、日、夜,如何体现在一起,这是个大挑战。此外,山水画如何实现与现代画的转换,到现在都是时代性的难题。在目前摄影技术高度发达的情况下,百米长卷不仅是为后人留下记录,长卷在艺术方面,要能够给后人留下与影像技术不一样的画面,在技术处理上要慢慢摸索。

    更应留下“背后的故事”

    胡斌(中国艺术研究院博士、广州美术学院教师)

    百米长卷对人物的表现,应该突出体现各个层次的人对广州这座城市的贡献,从情感的角度展现广州的城市建设和人的生存状况,让人感受到社会的关切,同时也体会到他人的艰辛。只有这样的作品,才能够得到更多人的认同,也能传播得更广。

    另外,所有的参与者都应该留下资料记录,长卷创作完成后,留下的不仅仅是一幅长卷,还有更多背后的故事。(本文来源:大洋网-广州日报)